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 » 业务工作 » 法律事务 » 政府法律事务

参加第九届中国农村法治论坛暨“三权” 促“三变”改革法治保障研讨会学习报告

来源:   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07日 17:00 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

近期,第九届中国农村法治论坛暨“三权”促“三变”改革法治保障研讨会在安顺市举行,此次讨论会由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、西南政法大学中国农村经济法制创新研究中心、贵州省社会科学院等主办,省政府法制派员参加了会议。会议围绕如何通过“三权”促“三变”改革激活农村沉睡的资源,如何调整产业结构,如何助推精准脱贫等内容展开讨论。

“三权”促“三变”在实践的基础上不断探索,孕育出多种模式,效果明显。目前,土地的确权、赋权、易权均已取得较好效果,但在发展过程中某些问题会渐渐凸显,通过参加此次讨论会,了解到许多好的做法和即将面临的新问题,主要有以下几点体会:

一、“三权”的基础——确权。确权是“三权”的第一步,土地的确权目前做得较好的是塘约村的“七权同确”即对土地承包经营、山林归属、小型水利工程等7类资源进行确权,精准到户到人到集体。此做法明细了产权,使“七权”具备了流转、抵押、入股等多种权能。但在实践中,成员违规占地现象频发,技术人员欠缺,确权颁证进度慢等问题仍然存在。建议在确权工作上,不仅完善相应的配套政策,还应联合国土、住建、农业、水利等部门成立长效机制,一并开展确权工作,提高确权效率,使确权更公正、公平、公开。在办理成员建房占地的问题上,塘约村将村民占用集体坡地建房的,村集体按每平方米50元收费,把宅基地使用权确权给当事人,此方法可以供其他地区借鉴。

二、“三变”的基础——流转。纵观贵州“三变”改革地区,在流转过程中均存在两个突出问题:一是缺乏科学合理的农地价格评估机制;二是农地流转市场不健全。目前土地评估标准随意性大,地区不同风土民情亦不同,使得土地价格评估也存在差异。价格评估涉及农民股东、债权人、公司等的合法权益,从改革长远发展来看,这是必须要补充的短板。价格评估若从省、市层面统一标准很难,但可以从县级层面引入科学合理的农地价格评估机制,并依据该区域的风序良俗制定符合本地区的评价标准,只有建立完善的土地流转评估机制才是发展的基础。现在部分地区建立了县、乡、村三级土地流转服务机构,但由于农村偏僻、农民发展意识不强,导致市场交易不积极,土地流转受到制约。因此,积极探索土地流转的长效机制迫在眉睫,乡镇土地流转管理机构、县级仲裁机构也应完善;并且政府应牵头运用好大数据,建立县级土地信息库,将土地的供求、区位、面积、价格等进行统计、发布,实现资源共享。

三、“三变”的关键——经营体制与分配模式。贵州多个地区有多种模式,做得较好的主要有:一是“村社合一334”模式,采取“党总支+合作社+公司+农户”的形式,村民以土地、资金与合作社联营,按照合作社30%、村集体30%、村民40%的比例进行利润分配;二是“442股份制合作社”模式,村民拿出土地以零风险保底分红入股,在项目未产生经济效益时,村民的土地租金由合作社负责,产生效益后按土地入股多少,按农民、大户、村集体4:4:2的比例进行分配;三是“秀水五股”模式,是指人头股占10%,土地股占30%,效益股(劳动参与股)占30%,孝亲股(即村中困难群众的生活保障金)占5%,发展股占25%的模式。以上三种创新模式都有效调和了“脚下有地、手里没钱”的矛盾,但是在法律上尚有障碍,公司经营也存在风险,而农民几乎没有抗风险能力。因此,在“三变”改革的地区,引入农民股东“保底分红+红利分红”模式很有必要,推动国家健全农村的社会保障制度更是必需。目前,农民不敢贸然把土地入股,只有引入保底分红模式,才能让农民吃上“定心丸”。对农民股东的保护还可以建立“入股风险基金制度”,根据财政资金专款专用的特点,由政府设立专项入股风险基金,在公司经营不善的情况下,可作为农民股东损失的补偿。

此次讨论会专家学者们以小视角反映大视野、小故事反映大境界,为农村改革提供了许多法治理论成果。通过参加此次研讨会,对今后在办理农村“三变”“供给侧改革”“农业发展”等法律事务工作方面提供了更广的思路和视野。(法律事务处  李雯佳供稿)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信息

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0393号

政府网站标识码:5200000071